• 邱义仁简历

邱义仁简历 简 介
  •  

      邱义仁,1950年5月9日出生,台湾台南人,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硕士,台湾大学哲学系毕业。

      曾任文化大学政治学系兼任讲师,民进党副秘书长,“国家安全会议”副秘书长,“行政院”秘书长,“行政院政务委员”,“国家安全会议”秘书长,“总统府”秘书长。2007年5月14日被任命为“行政院”副院长。

      邱义仁曾先后就读台湾大学哲学系、政治研究所,获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硕士学位。25岁从政,曾任党外杂志《深耕》、《生根》和《新潮流》总编辑,党外编辑作家联谊会总干事。

      1984年创立了“新潮流系”,1986年是民进党创党18名筹委之一,此后曾任长达9年的民进党副秘书长、秘书长。2000年5月,陈水扁上台后,任“国安会”副秘书长,2000年10月,改任“行政院”秘书长,2002年2月任“行政院”政务委员,3月升任“国安会”秘书长。此人精谋略,善协调,是民进党内极少数具战略思考能力的人。

      一、 走上反叛之路

      邱义仁青少年时代曾立志成为哲学家,结果却走上了从政的不归路。

      邱义仁在台南一中读书时,是个很会应付考试的学生,虽然课外经常读闲书,但初中毕业考试成绩仍名列全校第一名。那时他“不是读哲学书,就是去看脱衣舞”。60年代,台湾仍处在言论拑制很厉害的时期,他通过阅读《文星》等党外杂志,内心深处开始萌发反叛意识。1967年,邱义仁读高三时,听说美国的学运很活跃,并与摇滚乐有关系,他就通过摇滚乐了解美国的学运到底在反对什么。受摇滚乐的影响,他也留长发,吃摇头丸,不懂装懂地大谈“存在主义”,借以发泄对社会的不满。

      邱义仁开始认真思索“政治”是什么,是在1972年。那年他在台大哲学系毕业后,本想进入台大哲学研究所,却发生了“台大哲学系事件”,引起一场激烈的学运风暴,哲学研究所因而停止招生。他认为“我的同学、老师都很好,只是因为读了几本简体字的书,就被抓去坐牢”,邱义仁开始感到台湾政治的黑暗。为了有学可上,邱考入台大政治研究所,从此与政治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    1975年,邱义仁正式参与党外活动,引路人便是现任“行政院劳委会主委”陈菊。1975年底,台湾举行“增额立委”选举,陈菊找了邱义仁、吴乃仁等青年学生去宜兰县为党外人士郭雨新助选。邱目睹国民党党工做票,上前制止,却挨警察痛打,这件事给他留下恶劣印象。在陈菊的引荐下,他又结识了当时党外活跃人物姚嘉文、康宁祥、施明德等人,通过他们的言传身教,邱义仁才了解到什么是“政治犯”、什么是“白色恐怖”。1978年,应张俊宏之邀,邱中辍台大政研所学业,到台湾省议会担任省议员张俊宏、林义雄的联合助理,走上从政之路。

      至今邱义仁对未能圆哲学家之梦仍有些许遗憾,认为是由“一系列的错误造成的”。他曾对陈菊抱怨地开玩笑说:“当初要不是你拉我去宜兰助选,我现在应是归国学人了,而不是动辄得咎的专职党工”。

      二、 创立严密的反叛组织——新潮流系

      邱义仁头脑冷静,芝加哥大学的分析方法训练奠定了其日后的思考方式。他善于面对复杂的政治形势,能迅速抓住要害,被认为是“能在混乱的线团中找到线头的利害角色”。

      1979年12月台湾发生“美丽岛事件”时,邱义仁正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留学。邱义仁利用美国发达的资讯,潜心研究国共斗争史及苏共发展史。他发现中国共产党走城市暴动路线时,总是失败,后来走向农村,以农民为主力,才开始壮大,从中受到启发,开始认真思考建立严密组织和路线问题。他认为,“美丽岛虽得到台湾民众强烈的支持,但国民党一镇压,好的抓光了,坏的走光了,问题就出在组织太松散了,鱼龙混杂”,一定要建立一个严密的、主张明确的、约束力强的组织,才有希望成功。

      1981年,邱因患肺病及经济困难,只好中辍博士学业返台。在许荣淑经营的《深耕》杂志上,他因批判康宁祥的议会路线,提出“鸡兔不能同笼”,开始挑起党外路线之争。两年后与吴乃仁等自办《新潮流》杂志,并以政团的方式经营,吸引一批年轻知识分子和社运人士加入,这就是“新潮流系”的起源。

      新潮流在组织建设、人员培训和资源分配等方面都贯彻了邱义仁的意图,具有如下特点:

      (一)组织保守严瑾、量少质精。因新潮流坚持严格的入流标准,目前成员仅有250人左右。在地区设立区会,由区会产生全台代表15人,组成中央的决策机构政协,政协15人中再产生总召集人和总干事,政协每年改选一次,每周集会一次,每3个月则举行一次派系代表大会。

      (二)入流程序严格。任何人要加入新潮流,都必须经过一系列严格考察,考核其对“台独立场、群众路线及社会民主主义”的理解深度,申请表格上还要填写对其操守、能力、专长及派系忠诚度的审核意见。此外要有两位干部的推荐,再由区会交由政协讨论。

      (三)成员涵盖面广,接班梯队完整。新潮流除民进党的传统来源如医师、律师外,最着重的是在人权、工农、环保、文化、学运等领域网罗人才。由不同年龄、性别、领域的成员,组成完整的接班梯队。

      (四)自建一套长期的人才培训计划。每个入流的新人,必须接受入流课程培训,然后依个性、专长派驻基层磨练或到国外深造。

      (五)内部决策实行民主集中制。政协是新潮流的决策机构,任何成员都可就公共政策、政治议题发表看法,一旦做出决定,必须执行。

      (六)资源共享。新潮流提倡集体意识,公职人员每月捐出三分之一薪水,由派系统筹支配。不分区“立委”仅能连任一次。决策机构为非公职人员保留三分之一名额等。

      (七)发展秘密成员。新潮流为防止发生意外,仍有部分成员处于地下未暴光,为新系增添几许神密色彩。

      10多年来,由于邱义仁为新潮流的创立和发展壮大,提供了一套完整的理论指导和运动策略,因而在派系内享有很高声望,是派系内唯一一位具一言九鼎份量的人物。

       三、民进党第一军师

      邱义仁在美因病中辍学业返台前夕,适逢“美丽岛事件”发生之后,台湾社会弥漫一片萧杀之气,当时留亡美国的许信良担心他的安危,便把他的“八字”拿去算命,算命师傅断言,邱义仁返台不会有生命危险,“此人将是造反派第一军师”。

      由于新系重质不重量的发展策略,本身实力不足以攫取党政最高权位,也由于新系一直缺少够份量的政治明星,目前并无角逐党主席或“总统”的适当人选,因此,在发展策略上,邱义仁摸索出独特的“老二哲学”。即在党内权力角逐中,精确选 择合作对象,发挥关键少数功能,护送盟友上垒,继之分享胜利成果,壮大新系实力。民进党1986年成立后,新系先后支持过江鹏坚、姚嘉文、许信良、施明德、林义雄当选党主席,邱义仁也任长达9年的副秘书长、秘书长职务,被派系内同仁揶揄为“万年秘书长”。

      邱在任秘书长期间,曾协助施明德推动的促进族群融合的“大和解”,也曾支持许信良的“联合政府”主张,在促使民进党转型,向中间路线靠拢方面起了重要作用。许信良表示,他在担任党主席期间,最了解他及其政策的首推邱义仁,只不过邱义仁的脚步总是缓慢于他。

      在2000年的“ 总统”选举期间,邱义仁把幕后军师的角色发挥到极至,成为陈水扁选举中心的灵魂人物。1997年7月,民进党临时党员代表大会通过提名陈水扁为“总统”候选人的决议,在选情并不被看好的情况下,邱义仁独排众议,毅然接下竞选执行总干事的重任。邱认为,连、宋分裂,对民进党而言,是千载难逢的良机,而能为民进党拿下政权的最佳人选,就是陈水扁。而陈水扁能否当选,大陆和美国的态度将起重要作用。邱向陈建议,宣布当选后不再参与政党活动。如此一来,陈水扁便与民进党的台独主张划清了界线,也为陈的大陆政策预留更大空间,而民进党也不必修改“台独党纲”。继之又赴美游说,消除美方对陈水扁的疑虑。邱又以民调为基础,调整战术,痛打国民党 的黑金问题。当连战接受“立法院院长”王金平的建议,为黑道“立委”候选人罗福助等人站台引起学界的不满时,邱抓住机会,争取到“中研院院长”李远哲的支持,在选举的关键时刻打出李远哲牌,一举颠复了国民党政权。

      四、宣扬“台独论”的干将

      邱义仁有一定的“台独”理念,曾说过“台独是最高道德”。他认为,无论从历史的、感情的还是理论的角度考虑,“台独”都是最好的选择。他指出,100余年来,台湾与大陆大多时间是分离的,在一起的时间只有4年,这4年内又发生了1947年的“2.28”事件,使台湾人有被大陆欺负的痛苦经 验。从感情上讲,台湾是被大陆割让给日本的,是被抛弃的,台湾人对大陆是心怀怨恨的。就理论层面分析,大陆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是对应的,是社会主义的。但台湾长期以来发展出来的社会经济结构与中国大陆不同,从理论上讲,不同的下层基础反应相同的上层建筑是荒唐的。

      邱指出,“台独可分为三个层次。第一层次,也是最理想的独立形态,应具备如下五项条件:1、台湾的国家宪政架构调整到符合现实。2、国名、国旗等符号的调整。3、国际接受。4、在经济上发展出独立的生存体系。5、有本土的台湾文化。第二层次的台独是具备上述第1、2两项条件,而在经济和国际接受方面未达前述目标,事 实上仍可视为独立国家。第三层次的台独就是目前这种状况,以‘中华民国’为基础,维持事实上的独立。”

      邱义仁指出,“目前台独运动兵分三路,即三种类型。第一类型是以建国党为代表的激进台独派或基本教义派。这派人主张不管周边环境如何,立刻宣布台湾独立建国。第二类型基本认同第三层次的台独意涵,无需把精力及有限资源放在台独运动上,而是着力经济和社会发展,只有面临大陆武力攻台时,再宣布台湾独立。李登辉掌权时期,这股势力得到较快发展。”

      第三类型相当程度代表了邱义仁的观点。他同意现有“台湾是事实独立的国家”,但不 认为现状是可以维持的。台湾有两股力量在拔河:政治、外交、国防走向独立;经济、文化走向统一,台湾应努力由第三层次提升到第二层次。邱义仁等人提出“行动纲领”,认为在台湾应举行公民投票,确立“中华民国”主权是否及于中国大陆及台湾是否为中国的一部分。至于公投的适当时机,邱认为必须具备三要素:一是岛内共识,二是国际因素,三是中国大陆的反应。在岛内共识形成前,民进党不会贸然举办公投。同时中国大陆和国际反应也是公投与否的重要因素。前苏联的解体,就与国际形势密切相关,台湾独立,也离不开有利的外在因素。

      邱义仁虽认为“台独是个正当性的目标但,台独运动也有可变性” ,他本人曾在80年代强调运动路线,批判议会路线,却在1991年调整为选举路线。1989年他曾反对张俊宏访问大陆,指责张是“卖台”,1998年他却兴冲冲地参加厦门研讨会,返台后还表示在两岸关系问题上,“民进党强扮黑脸是误国误民”。邱常自嘲是“唯物论者”,他曾表示:“民进党是选举党,选票就是答案,再现实不过”。

      今年3月,原“国安会”秘书长丁渝洲因刘冠军案下台,陈水扁旋即决定由政务委员邱义仁接下“国安会”秘书长这一重要职务,使一度被冷冻的邱义仁再次重出江湖,进入陈水扁的决策核心。

      在陈水扁政府成员中 ,唯有邱义仁与陈的关系时冷时热,最为微妙。一方面,在民进党内邱的政策分析能力很少有人出其右,因此,在两岸政策上,邱义仁与蔡英文并列成为陈水扁不可或缺的左右手,深得扁的倚重。如以“积极开放,有效管理”取代“戒急用忍”,主要是出自邱义仁之手。另一方面,由于邱义仁的派系色彩太浓,又得时时对邱有所戒备,尤其是陈水扁身边的童子军,对老谋深算的邱义仁更是疑惧甚深,在2002年2月“行政院”改组时,邱义仁由“行政院”秘书长被眨为“政务委员”。此次当上特务头子的邱义仁,在扁政府中如何拿捏分寸,进退有据,还得动一番脑筋。

关于我们 | 本网动态 | 转载申请 | 投稿邮箱 | 联系我们 | 版权申明 | 法律顾问
京ICP证13024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
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
中国台湾网版权所有